小满

折齿为美人。

画家x她的画

  我爱她,像清楚的知道我必死无疑那样。
  玫瑰轻吻她的唇瓣。
  翠鸟衔来她的睫毛。
  橡木,松针,朝生的露水。铺陈她的头发。
  我搁下画笔。
  
  
  我爱她,像清楚的知道我必死无疑那样。
  她沉睡着。
  她是阿芙洛狄忒,是美的意象堆叠。
  她睁眼了。
  我便困囿在她的碧波中,像泅泳的鲸那样死去了。
  

随笔系列5

繁复的低垂衣领硌到脊背
我躺下
女人的口吻烙在脖颈和耳垂
黄昏驱逐潮水
白马追赶蔷薇
她们
一起点燃长发
瞥见快乐与月桂余晖

        《魔女的集会》小南瓜车番外
        这是一个狭小的空间,南瓜车小巧得让勇者不得不跨坐在魔女怀里。
  小镇上的居民们都畏惧于奥芙尼女士的威严和力量,只有我知道她打招呼的方式有多么热情。
  “好玩儿吗?”魔女咬着勇者的小巧耳垂这样说。
  勇者并不回答,只是用腋下夹住她不太安分的手,坏心的,用烧红的脸颊去烙烫她。绕过斗篷间的缝隙,毫无阻碍的,触碰到了她的肌.理。
  奥芙尼女士的黑斗篷下,是赤.裸的身体。
  她吞.没我的惊呼,退出。舌头滑过我的眼睫、鼻梁,卷住唇珠。勇者仰起头,让魔女能更好的陷进自己的嘴唇里。
  她们吮.吸,交.缠,翻拌。像是在调配美味的料理。
  手,可以伸进里衣的凹陷处,一起发出短促的声音,只是将音节拉长,来让它们变成呻.吟。
  魔女的喘息是美味开动的号令。我品尝她制造的汁液和诞水,就着她的手揉捏乳.肉的形状,感受欲.望的丰腴,翻搅还不到火候的汤汁,让她更加的浓稠和香气四溢。
  躯壳状的器皿会发出上蒸汽的呜呜声,越密集,便越滚烫。
  隐约的光影渐渐拉伸成七彩的棱镜。
  反射我们的潮.红面庞和交.缠.肉.体。

《魔女的集会》勇者x魔女

                        1、
  鲜活的少女在吆喝叫卖她们的商品。
  蘑菇汤和星子,蒜南和药剂。
  大大小小的帐篷下包裹着魔女们的摊位,就像包裹着裸露宝珠的深海蚌壳。
  视野的尽头是金黄的麦田与农地,恰好是暮霭吞没天边云团,动人心弦的模样,它会让我想起你。
  勇者吹走粘在发卷里的蒲公英这样想。
  
                      2、
  蒲公英的种子脱离人畜的皮毛,寻找下一个适合它们生长的温湿土壤。它们搭乘一趟免费的列车,而我要将旅途变得不那么愉快。
  勇者提起她的裙摆,绕过来往的各色列车,一蹦一跳的跟上了。
  小伞状的绒絮因为气流的翁动而迟迟不能着陆的样子,是极为有趣的。
  勇者蹦跶得更欢实了。
  人们会为一朵美丽的鲜花驻足,也会为红头发编就的辫子赞叹不已。
  跳跃的裙摆,棕皮鞋踢踏出的欢快步伐,没有谁能抵抗住小雀斑扬起的烂漫笑容。
  因为这实在是过分可爱了。
  
                    3、
  勇者的裙摆消失在巷口,她被拉进了一辆小巧的南瓜车里。
  种子着落在墙角安家,草丛夜雨后开出浅色小花,蒲公英在夹缝里哼哧哼哧长大。
  “奥芙尼女士。”我这样叫她。
  她停下舔吻我耳廓的动作望向我,灰蓝的眼睛像是沉沉雾霭的天空。
  她的听力是极为灵敏的,才会在我出声唤她时,准确的找到我心灵窗户。奥芙尼是一位盲眼魔女。
  她看向你的眼神涣散,但神情却极为认真,是一副倾听的模样。
  人们对于魔女,未知的力量,总是极为恐惧的,即使“力量”并没有伤害过他。
  “很可怕。”
  “一想到和她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就会感到害怕。”
  他们这样说。
  我却觉得她是个极为温柔的人,连名字都香甜得像卡森太太店里刚出炉的面包。
  “奥芙尼女士。”我这样唤她。
  
                     3、
  勇者是要打败一头巨龙才能成为勇者的。
  我站在阴森的古堡门前这样想。
  勇者手握长剑,大摆裙也换成了皮制的铠甲。
  她手一推,大门便如愿以偿的发出老旧刺耳的嘎吱声。
  入目大厅的王座上是一位极具东方特色长相的古典女子,她的袖口紧贴,裙摆高束,手背负于腰后,向我扬了扬虎口。
  她知道我是来挑战的。
  
                      4、
  我被她的尾巴击打高悬于堡顶。她幻化出原身,竟是一条五爪青龙。
  我还来不及思索古堡里出现东方龙的怪异,不远处便飞来一头背生双翼的黑色巨龙,向我喷吐了一口龙息。我的身躯高高跃起,口中涌出大量的鲜血,像脏腑里击打搅拌出的汁液。
  我快要死去了。
  西方龙落地化成一名俊美的女人搂住青龙的腰肢。
  “这个高度能看到镇子里的钟塔吧。”
  她们耳鬓厮磨。
  
                        5、
  我快要死去了。
  我狠狠的砸在金黄的麦田里,像是能拥抱住暮霭沉沉的天际。
  有人将我轻轻抱起,木棉的香气在一阵又一阵涌出血块儿的口鼻间洋溢。
  “奥芙尼女士。”我最后一次唤她。
  
  
   @五只狼崽子  @贰货
  
 
  

大食谱番外·厨师

  你知道什么是鬼吗?他们是可悲的,被流放的东西。
  失去了家的记忆。        
   Do you know what ghosts are? They're sad,evicted thing.
  Memories without homes.      
  
              ——《伊森卡特的消失》
  
                       1、
  我闲暇的时候总在思考。
  蝴蝶会吸食花蜜。
  鹅为什么爱麦子。
  狗跑累了躺下呼呼大睡。
  而我们的本质和梦的本质一样,我们短促的一生,不过是一场睡眠。
  
                       2、
  我是一个厨师,存身于宇宙的梦境里。
  
                       3、
  我背负起大食谱。
  见识过许多地方。
  极北的雪中揽月酿。
  大漠的孤烟落日丸。
  巨箱的水母和天边的云霞煲出浓汤。
  都是极为味美的。
  但漫长的旅途总归让人心生厌倦。
  
                       4、
  “尝尝我的秘制穷奇掌。”
  被我从食材口中救下的旅行者正大口大口的咀嚼着。
  脸上露出憨头憨脑的幸福神色。
  真可爱啊。
  我向他发出了邀请,一起踏上了旅程。
  
                        5、
  我收集世人难见的食材,观世人难见的景。
  按先祖的记忆和脚印,一步步走着。
  新结识的旅者太过聒噪,我便忍不住的逗弄他。
  这并不能责怪我。
  因为他炸毛后可怜兮兮的模样实在过分可口了。
  
                      6、
  我看到了一棵树。
  树干粗壮,树枝向天空蔓延生长。
  我从未见过它开花的样子。
  想来落满花瓣的场景应该是极为美丽的。
  
                       7、
  “为什么?”
  那棵树吃了许多花。
  摇曳在星河极光里的模样十分婀娜。
  “你不觉得它盛放的样子。”
  “很美吗?”
  我有些疑惑他语气里的低落。
  用琼浆和巨箱大陆滋养的花朵做养分,大树,开花了。
  我着迷的吸了一口花芬的香气。
  
                       8、
  “那么……我也在你的这个计划中吗?”
  是我把莲鸟头上的花送去巨箱大陆,是我……毁灭的它。
  旅行者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我看向他,也许是繁茂的花朵太过绚烂,以至于让眼睛涌上薄薄的,酸涩的泪水。
  “没有哦。”
  我歪了歪脑袋。
  
                      9、
  他和我道过别,离开了。
  我背负起他交还与我的大食谱,盘坐在岩石上。
  身边是绚烂花景,头顶有漫天极光。
  不知怎的,就想起幼时看到的一本童话,是一个关于国王和夜莺的故事。
  具体情节也记不太清了,只记起一句。
  夜莺离去的花园荒草丛生。
  
  

性转小王子x她的玫瑰

  异界,
  别的,独特的,像一片绿萝叶一样,不可复制的世界。
  我想我是去到过的。
  
                        1、
  “早啊,今天我也没有找到能为我画一只绵羊的画家。”
  我向她招手。
  灯笼摔在地上,碎片融进了湖泊里,像是人造的粼粼波光。
  她今天砸的是一只兔子型的灯笼。
  她每天都会砸碎一只灯笼。
  细碎的闪烁当真是极为好看的。
  但是我需要一只绵羊。
  再见了。
  我向她招着手。
  
                       2、
  如果有一只绵羊的话,即使是灯笼,猴面包树也会被它吓得不再继续生长吧?
  我有些懊悔忘记询问她,只是陶醉于那完整的美丽破碎的一瞬间所爆发出的惊人美感里。
  候鸟的迁徙队伍是不会因为我而改变轨迹的。
  他们有着自己的秩序。
  我在心底,和绵羊灯做了告别。
  
                      3、
  这是一颗不大不小的星球。
  它全身都笼罩在黏腻的菠菜汁水里,偶尔探出几只张牙舞爪的黑影。
  它让人感到惧怕。
  候鸟带着我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他们飞得更快了。
  
                         4、
  我降落在一片草原。
  遇到了一只狐狸和一片玫瑰园。
  她在我眼里和其他千千万万只狐狸没什么不同。
  我在她眼里也和其他小女孩儿没什么两样。
  但是我驯养了她,我们就会成为彼此的唯一。
  她让我驯养她。
  但她还是不太快乐。
  
                      5、
  玫瑰园里有许多玫瑰。
  地球人拥有的太多,所以他们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
  而我的星球很小,只生长着一朵玫瑰。
  我知道我需要什么。
  但是我还太年轻,以至于不知道该怎样去爱她。
  
                       6、
  她的娇气连同躯干上的茎刺使我退却。
  我逃走了。
  
                       7、
  这片草原很大。
  我走了很久才走出边界。
  我看到了一片废墟,一片沙漠上的废墟。
  
                       8、
  蛇说,如果我想要回到我的星球去,就再次来到这里。
  她发出浅浅的嘶鸣声。
  “你在干嘛!”
  为我画了一只绵羊的女画家,不,她说她是一个落难的女飞行员,抱着我离开了这里。
  “蛇很狡诈,她会让你丧命。”
  她如是说。
  
                     9、
  我看见自己躺在她的手掌里,说着道别的话。
  绿色的裙摆被风吹得鼓动。
  长长的纱巾蜿蜒到沙丘的另一头。
  她的身体简直轻的像一块儿云。
  女飞行员都要揽着才能不让她被忽起的风带走了。
  
                       10、
  “请不要难过,这只是一具装载着我的皮囊而已。”
  “我呀,会回到属于我自己的星星上去。”
  “你看。”
  女飞行员抬头看到了漫天繁星。
  “我会住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在某一颗星星上面微笑着。”
  “每当夜晚你仰望星空的时候,那么就像是会看每一颗星星都在向你微笑了。”
  她的声音细细小小的。
  连笑起来,都像是一个摇动的铃铛。
  
                       11、
  我回到了我的星球。
  它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四棵猴面包树就能完全占领它。
  我穿过浓密的枝叶和虬扎的树根。
  视线的尽头就是我的玫瑰。
  她头顶还罩着我走前罩上的玻璃。
  但是她已经枯萎了。
  
                      12、
  我离开了太久,以至于我已经没有了时间去爱她。
  我早该猜到的,在她那可笑的伎俩后边,是藏着的绻绻柔情。
                
                      13、
  我的星球实在太小太小,移动一下椅子,就能看见一次日落。
  那一天,我看了四十三次日落。
  

@狐言乱予
  

《我是百合系统》强行连载脑洞

     #论老虎攻略武松的可行性#
       胭脂虎x性转武松

       但凡世上云生从龙,风生从虎。
  耳边呼啸的狂风让想起岗上有虎行的武松睡意消了大半,只见她一个鲤鱼打挺便闪身于青石后,但酒意上头的燥热让她不得不将松垮的袍领口扯得更低,酒渍沾染极为诱人,但对畜牲需要在意什么仪表呢?武松虚握着哨棍斜倚在石壁上,睁着蒙上薄雾的星眸,看向风云木林涌动之处。
  与梦里大战景阳冈跳出的吊睛白额大虫不同,来者,却是一个女人。
  那女子上着牙白宋抹,下围绯红渐变裙,外罩宝蓝烂花绡长褙子,衣襟、裙摆都绣以火焰和大量的花卉。
  都说乱花渐欲迷人眼,但绣落满身的繁花也比不上女子的容光万一。
  她着实是艳丽极了。像芙蓉花芯的那团深浅,抹过杨妃口上的胭脂色。美色亲吻花朵香气的瞬间揉出成的精怪。
  真要人命,武松暗叫道。
  她的哨棍已经抵上了女人的咽喉命脉,太怪异了,太怪异了。
  她惊诧于不该出现在这野岗深山的人迹和罕有的艳丽姿容。
  但刀锋与美色向来是让会人心跳加速的,即使武松手里拿的不是刀剑锐利之流,但她紧致的肌肉和蓄势待发的指节让人丝毫不敢质疑哨棍了结眼前这位美人性命的轻易性。
  武松动了动喉头。
  “女侠且……”
  女子秀眉微蹙,泪盈于睫,却是欲坠未坠的怜人模样。
  让如此姿容的美人露出那样的神色,实在是不该的。
  武松甚至要将这烫手的凶器丢到茂草里头去了,她晕红着脸这样想。
  山脚酒家的酒劲果然十分上头,她才会看到刚还在眼前的女人融化在月色里。暮霭沉沉,天已经暗下来了。
  武松仰躺在青石上。陷入了昏沉的梦境。
  梦里她闪在了大虫后背,那大虫背后看人最难,武松双拳发力,将虎头压向地面,掌下的虎脊极为精巧,充满力量的美感。
  油亮的皮毛手感舒滑,身体也如同脂玉。
  手掌下的大虎郝然变成了一个女人。
  “哈、”面对这不符合常理,但又分外熟悉的一幕,武松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短促的音节。
  她半伏于女人上空,双手处于对待宰羔羊的完全掌控状态,这样的姿态对于同性来说也过于放肆了,但在梦里,只需要享受不是吗?
  “叮!攻略成功。恭喜您成功完成任务。”
  你发出了机械的提示音,完成了见习系统的第一个任务。
  
  
  
   @狐言乱予

《随笔系列4》

木头,
可以做窗,
做桌子,
椅子,
床,
但我更希望它做一棵树,
以原本的姿态。

《随笔系列3》

  
  女人风尘仆仆的回到家里翻箱倒柜。
  披着夜色的寒气。
  急切的寻找什么东西。
  小座钟的声音清脆,录音机的声音动听。
  “你离我有多远呢,果实呀?”
  “我藏在你的心里呢,花呀。”
  哦,女人瘫倒在椅子里,闭上眼睛。
  她藏着的地方就在阳台的一隅,在那放着杜尔茜花盆的地方。

《欢喜九记》大小姐x女飞贼 百合型写手的练笔系列3

     1、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埋在缎里。”破窗而入的窃玉贼这样说道。
  她身着梁上小人的黑衣,却说得如此正义凛然,我忍不住的,上前掸了掸她的脑门。
  “说什么胡话呢?阿青。”
  戏折子上让一般闺阁小姐尖声惊叫的出场方式,套用在我这,先表达十分歉意,虽然自认为和一般性的,寻常的,普遍模板的闺中人没什么不同,但没有达到看客您想要的戏剧性效果,只因为,我与她相识已久。
  
  2、
  我初见她时,金陵少见的下了大雨。
  被仇家追杀的我,慌不择路的闯进一间闺房,敛下声息,瓦片将一切隔绝在外,寂静的空间里却响起与雨声不同的水流声响,我愣愣的,对上了她亮晶晶的眼。
  美人出浴,玉肌生香。
  若是知道初见一面就在她脑海里留下根深蒂固的窃玉贼形象,我便是再多添几道伤口,也不会在酉时三刻闯进西北角那间挂了别致花囊的房间。
  阿青每每想起,都是万分懊悔。
  
  3、
  “在榻上铺满鲜花,黎明时沉入河央。”
  阿青诵读着不知道从哪学舌到的歌谣,与往常的吊儿郎当不同,神色肃然又悲壮。
  我收回了那只掸在她脑门的手,支着下巴看向她。
  我又要对看客表达十分的歉意了,收回上文的自我认知,我,还是同寻常的、普通模板的闺中人有些许不同。
  我没有痴恋上才子或者落魄书生。
  我爱上的,是一个潇洒又自由的亡命之徒,一个女人。
  
  4、
  “如见星河落凡间。”
  她的眼睛太透亮了,以至于我怎样慌不择路的闯进来,又怎样慌不择路的逃了出去。
  阿青做了一个梦。
  梦里最爱饮的梅子酒里盛着她,一口闷下,香气透浸骨头里,燥热奔腾在血液上,欲望扩散至全身,在叫嚣,在咆哮。
  她便又出现了,这次盛在梅子花里,头上高鬓好似碧鸦堆羽,一双眸子恰似秋水星辰。
  抬眼望你。
  ——从此世俗了无色。
  这便是了。
  
  5、
  自从那晚莽莽撞撞的闯进阁楼,每日,我都能收到一捧鲜花。
  有时是桔梗,有时是兰花。
  有时会晚些,有时晨起就会见到。想来去护卫森严的贵人府邸里踏青,也是需要工夫耽误的。
  但无论早还是晚,我都再没能见到她露面,花却依旧送达。
  像一只谨慎的兔子,壮着胆子给你送东西,但你只要有一点不耐烦的风吹草动,就想红着眼睛逃回树林。
  真可爱,我这样想。
  
  6、
  今天花没有送来,从晨起到日暮,梳妆台上空无一物。
  我吹了蜡烛,又点上。
  看着烛火,把黑夜,烫出了一个洞。
  
  7、
  梦里我们建起了一个小屋。
  用羽毛和钉子,树枝和石砾,披疏光而出,衔密影而归。
  像真正的,自由的,鸟类一样。
  直到,捕鸟人来了。
  梦醒了。
  大小姐和女飞贼的恋情终究不容于世,老爷抓住了蛛丝,将不愿挣断逃离的蜘蛛扯了出来,摆在光亮处。
  
  8、
  “用情诗为我送行,不要为我悲伤。”
  阿青说着说着,呕出血来,夹杂着内脏的碎块,仿佛碰她一下,就要死了。
  阿青倒下了。 
  
  9、
  “进了吾庵,抛却红尘妄念,施主可想明白了?”
  “你喜欢花,那我便每日送来花。”
  我闭目颔首。
  青丝落下,言犹在耳。
  言犹在耳。